最新消息

準確消息:國能電池即將倒閉,電池行業洗牌何其迅猛慘烈

2019.5.27 新聞中心 5/27每日新

2018年排名大陸國內第二名的沃特瑪宣告倒閉,2019年5月份又傳出國能電池即將倒閉的消息,大陸國內如火如荼的發展電池,卻又不斷傳出倒閉訊息,從電池廠消長過程,證實專注在圓柱形電芯pack方案和制程技術的蘇州安靠電源公司的優勢, 目前已經有14萬台電動車裝載安靠制程技術的電池包運行大街小巷中,蘇州安靠具備OHSAS18001IATF16949ISO9001ISO14001體系證書,歡迎大家百忙之中撥冗參觀位於蘇州工業園區東沙湖生態公園旁的蘇州安靠電動車pack組裝工廠

 

2019年5月22日,出在風口浪尖的任正非簽發的華為總裁辦電子郵件裡,有這麼一句話:“堅決不准做電池……”

兩天后檔流出,看到這句話,聯想到中國動力電池行業從“產能不足”到“產能過剩”,從 “大躍進”“不差錢”到紛紛跌停退市,真令人感慨萬千。

因為就在這一天,汽車總站獲悉一個準確消息:國能電池已經拖欠薪資超過半年之久,其中拖欠銷售人員薪資為數萬元到數十萬元。現在還沒走的員工,是在等很快正式宣佈的破產清算

 

據汽車總站瞭解, 2016年進入工信部目錄的動力電池企業約為200多家,2017年降為90多家。當時有專家預判,到2020年動力電池企業將只余20餘家,9成以上的動力電池企業將被淘汰。

請注意,這個觀點是在2017年提出,那會兒國能在年度裝機和銷量表中排在前15名以內。

即使是在2018年前半年,國能電池位列動力電池裝機電量排位仍在第10名前後。

但是,關於國能的負面消息已非一日,早在2017年、2018年,筆者就多次瞭解到國能電池拖欠供應商貨款。2018年9月,電池行業資深人士私下透露,國能年內將面臨停產乃至破產。然而這一說法在汽車總站當年年底向國能管理人員瞭解情況時,遭到否認。

而且國能電池一路持續2016年、2017年產能擴張路線, 2018年9月28日與無錫市錫山區政府簽約,將在錫山投資35億元建設新能源產業園,內容為建設3GwhPACK及5Gwh電芯智慧化生產項目。國能董事長郭偉在簽約儀式上信心滿滿,侃侃而談。

2018年整個電池行業頹勢已顯,業內企業整體下行,國能靠什麼支撐?

2018年國能電池先後宣稱要重點開發軟包三元、進軍乘用車電池等等,但這些並不能掩蓋其經營風險的一再暴露,2018年,郭偉及其控制的寧波煒能資產管理中心相關股權被北京市房山區人民法院、北京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凍結,國能電池的股權及其他投資權益被北京市房山區人民法院、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凍結,金額經初步統計達13.33億元。

果然是紙包不住火。

 

回看上述電郵裡,任正非關於“堅決不做電池”的原因為:“電池的生產方式很複雜,人工消耗大……化學、物理的東西還是要謹慎一些。

與此對應的,筆者記得寧德時代副董事長黃世霖在2016年12月16日接受媒體群訪時,說過的一句話:“動力電池入門的門檻比較低,技術的門檻比較高。”

也就是說,要想做好電池產品,企業首先要有足夠的技術積累,然後需要長期的、大量的後續資金、技術和產能持續地投入,僅靠資本熱錢和市場過度消費的企業,必然難以實現持續經營。

可惜,這個簡單的道理,在動力電池大躍進的2016年、2017年,並沒有被人重視,大家想的都是大幹快上風口來了,大大小小的企業遍地開花,做出來的產品參差不齊。

可惜沒等到補貼退坡,潮水已然跌落。當時看起來繁花似錦,過後才發現是自己給自己挖坑。

就比如國能電池董事長陳偉,現在已經被限制高消費了。